昨日,國家安監總局的工作人員在昆山中榮公司事故現場調查。目前,爆炸已致71人死亡。新華社記者 徐慶松 攝
  昆山中榮金屬製品有限公司中層吳燕飛(化名)記得,8月2日6時40分,辦公區會議室,從臺灣趕來的公司法人吳基滔敲著桌子說起了安全問題。他要求,必須更換兩個月前在拋光車間起火的除塵設備,並找一個本科畢業,有經驗的安全員。
  但林姓副總提出異議,現在這批單子的活兒要8月10日才能幹完,“現在更新安全設備會影響產能。”
  同一時刻,200米外的輪轂拋光車間,人群中穿著工服的班長向面前的261名工人說:“要加快生產創造更多價值”。
  7點,輪轂拋光車間開工。
  7點37分鐘,車間里瀰漫在空氣中的鋁粉超過了每立方米40克的濃度,並且遭遇明火。
  “嘭”一聲巨響,車間瞬間成為火海,濃煙衝天幾十米。截至昨日,已有71人在這次爆炸中殞命。
  【積塵】
  兩個月前,事發車間除塵設備起火,火苗順著管道蔓延
  直徑兩米、高三米的積塵罐是除塵系統的心臟。它擱在輪轂拋光車間外,以一根直徑約40公分的管子與車間相連,併在車間內分成多條細管,通向每條生產線。當罐體旁的電動機發動後,這個巨大的“吸塵器”就開始吸納生產線產生的鋁鎂粉塵。
  由於鋁鎂粉塵遇氧遇明火會發生劇烈爆炸,除塵設備對安全生產至關重要,以至由國家安監總局提出的《粉塵防爆安全規程》要求,“所有產塵點均應裝設吸塵罩”。
  然而,中榮公司多名工人證實,這套除塵系統作用有限,像一顆老邁而無力的“心臟”。
  宋長興曾在中榮公司工作過四五年,他回憶,車間開工後,金屬粉塵就會迅速瀰漫,半天下來,每個人身上全是粉塵,只有牙齒是白的;幹上一上午活,工作台落的粉塵就有一枚硬幣厚。
  中榮員工左興中(化名)曾向家屬抱怨,除塵系統只能吸走一小部分粉塵,工人只要一進車間,會明顯感覺呼吸困難、胸悶。
  今年6月入職中榮公司的工人劉付文說,為抵消設備老化導致除塵效果的弱化,每天吃飯時間,車間都會打掃一次,工人自己清理操作台,每人的操作台都能清理出一捧粉塵,一條生產線能清出一油漆桶粉塵。
  員工左興中回憶,以前兩到三天清理一次吸塵器,後來為節省時間,清理時間挪到了一個月一天的假期。此外,工人們還會被組織起來清理車間里的粉塵,“也就是將牆壁上、燈管上的粉塵吹一下”。
  即便這種清理也不一定能保證,“有時候趕訂單,一個月都沒有休息,那就挪到下個月的休息日再清理”,左興中說。
  兩個月前,這套除塵設備起火了。
  昆山市消防大隊經濟開發區中隊中隊長吳神飛證實,大概兩個月前,曾接到該企業火警,當時是放在室外的泡沫夾芯板發生燃燒,消防人員趕到時,火情已被企業撲滅。
  多名工人表示,起火原因為除塵電機過熱,火苗順著除塵管道蔓延,躥到了車間里,車間外的積塵罐也冒了煙,工人們拿起滅火器掃熄了火苗。
  從業七八年的吳燕飛知道,這次沒發生爆炸是“萬幸”,積塵罐里當時積下了幾噸鋁鎂粉塵。
  深圳市龍崗區安監局培訓中心主任、國家一級安全評價師彭益石說,根據規定,生產場所要安裝相對獨立的通風除塵系統。收塵器應設置在建築物外,離明火產生處不少於6米,回收的粉塵應儲存在獨立乾燥的堆放場所,“大量的鋁鎂粉塵一旦爆炸,後果不堪設想。”
  吳燕飛記得,那次事故後他看到過有關部門給廠里下了整改通知,“但廠里仍在生產。”
  【明火】
  抽煙、打火機、裸露電線,管理者清楚危險不敢進車間
  明火是這次爆炸的導火索。
  不准抽煙和使用明火,幾乎是中榮公司教給員工的唯一安全措施。
  但宋長興回憶,他在中榮工作時,老有不少工人在距車間五六米的廁所里抽煙。劉付文也表示見過類似情景。
  還有工人將打火機帶進拋光車間,甚至抽煙。吳燕飛稱出現過四五次這樣的情況。在一年多前,有人在拋光車間抽煙,被記大過,甚至被開除。
  左興中說,煙頭和打火機並非是拋光車間里唯一的火源,打磨機長期使用,插頭鬆動,使用時會打火;一些燈管的線頭裸露出來,電線有時會冒煙。
  吳燕飛說,2012年,公司因電路老化出過一次事故,也是所幸無大礙。而在流水線上,拋光工序常常伴隨著火星四射。
  安全評價師彭益石說,拋光工序中出現火星在所難免,這就要求拋光車間除塵設備一定要起到作用,通風要良好。但宋長興和劉付文等多名工人證實,由於拋光車間里粉塵太多,怕污染外面,車間要求不得開窗通風。
  吳燕飛之前所在的同行業工廠拋光車間都裝有粉塵密度檢測儀器,一旦粉塵濃度達到限額,儀器會報警,車間還會專門配備安全員。吳燕飛說,“這些東西,這裡(中榮)都沒有。”
  吳燕飛輕易不進拋光車間,催產品時也是催完就走,“懂點的人都知道,車間裡面太危險。”
  按說這本應是工人的常識。《粉塵防爆安全規程》規定,“企業應認真做好安全生產和粉塵防爆教育,普及粉塵防爆知識和安全法規,使職工瞭解本企業粉塵爆炸危險場所的危險程度和防爆措施;對危險崗位的職工應進行專門的安全技術和業務培訓,並經考試合格,方準上崗。”
  但廠內的普通工人對此一無所知。受訪的31名工人及其家屬,之前無人被告知工作的危險性。“每條流水線的班長和車間管理人員,跟我們說的只有一句,少出次品,多出良品,趕工期。”
  【矇混】
  每每面對相關部門的檢查,中榮都矇混過關
  爆炸前,金屬粉塵曾已對員工造成過持續的傷害。
  員工李婷(化名)回憶,兩三年前,有個甘肅老鄉覺得肺疼,有時還吐血,到醫院確診了肺病,還帶了幾個老鄉到公司去鬧,到勞動仲裁部門去尋求幫助,最後公司賠了5000塊錢。
  宋長興在此幹了幾年後,2012年他突然生病,大口吐血,鼻孔里也冒血,他被醫院診斷為塵肺,住院三個月後回家休息,至今仍靠藥物維持。
  爆炸發生後,中榮越來越多的問題被員工揭發。
  左興中提到,廠里的電鍍污染很嚴重,環保局要求其停業整頓,“工廠也沒有把這當回事,依然開工。車間里味道很濃。”
  以中榮的生產環境,按政策其早該被叫停整改,但每每面對相關部門的檢查,中榮都矇混過關。
  工作了9年的員工李婷回憶,安監等相關部門一年會檢查三四次。中榮的應對方法如下:
  一、檢查當天,至少減少一半工作量。有時,還會讓工人等到檢查組快進來時再開工,如此粉塵量會減少;
  二、提前一晚突擊清理,清掃除塵機,打掃車間衛生,還會噴水保濕;
  三、經常來檢查的工作人員比較熟悉,會動用一些“公關手段”。
  吳燕飛也證實了上述手段。他說,有時遇到檢查,公司會把工人安置在空廠房,製造沒有生產工作的假象。
  中榮也曾面對內部提高安全生產繫數的提議。
  吳基滔很少在廠里,平時負責的是一位林姓副總。去年,吳燕飛找該副總,提醒及時更新安全設施,未被採納。吳燕飛回憶,一年多前,公司一名中層曾屢次跟負責人提起,拋光車間里的安全設施不到位,未被採納,隨後這名中層離職。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首席記者 曾鳴 實習生 孫貝貝 曹憶蕾  (原標題:昆山爆炸企業遇檢查就公關)
創作者介紹

Newton Faulkner

dvixyxcqwuqcc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