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圖為:目前,宜都天峽鱘魚產量占到全國的30%
  圖為:藍澤橋和他養殖的鱘魚
  文圖/本報記者劉曉傑發自宜都、武漢
  這是一個魚躍龍門未成的故事。
  望著距廠區數十米、浩蕩東去的長江水,湖北天峽鱘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峽鱘業)董事長藍澤橋覺得自己有種深深的無力感,“我就是個養魚的,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事”。
  一邊是全國最大規模的鱘魚養殖實體,一邊是風頭正勁的明星級投資機構。以“對賭協議”為約,圍繞著一條古老的魚,一個產業與資本從“聯姻”到“反目”的故事,在長江邊已發酵了三年。由於合謀上市未成,雙方如今對簿公堂。“對於藍澤橋向最高法提出的上訴,我們將遵循司法程序並配合執行。”在一份提供給楚天金報的回覆函件中,當事方、北京昆吾九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九鼎投資)態度鮮明。“我就是破產了,也要申訴到底。”6月23日,當記者再次聯繫到藍澤橋時,這位63歲的老人聲音依舊洪亮。
  聯姻
  中國鱘魚金招牌 熱盼做成大產業
  獨創養殖模式獲得全球同行認可
  6月中旬,一場細雨過後,位於長江邊的宜都小鎮紅花套如詩如夢。
  循著當地人的指點,走過幾條筆直的水泥路,一塊碩大的鐵質“天峽鱘業”招牌便赫然跳入眼中,正對長江的廠區大門口,三面有點褪了色的紅旗倒垂似鰭。
  “鱘魚跟恐龍是同時代的物種,全身都是寶,名副其實的黃金魚。”在幽靜的地下通道里,指著玻璃窗內成群遊蕩的鱘魚,藍澤橋仿佛瞬間忘記了所有的煩惱,“我們自創的這種養殖模式,得到了全球同行的認可”。“2006年,我們就填補了國內人工養殖鱘魚籽醬的空白。”宜都天峽特種漁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宜都天峽)辦公室何主任告訴記者稱,近年來,公司已先後與歐美、中東等國際客戶簽有合同,“剛剛還見了一位意大利客戶”。
  公開資料顯示,到目前為止,我國鱘魚養殖已形成浙江千島湖、雲南阿穆爾和宜都天峽等三大品牌企業。其中,憑藉龐大的養殖規模和獨特的養殖模式,宜都天峽已經位居國內第一,其鱘魚產量占到全國的30%。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四年前,“天峽”就已獲得中國馳名商標,這也是目前國內在鱘魚領域唯一獲此殊榮的企業,並獲得了國際註冊。“從2010年開始,就不斷有機構找上門要幫我們上市,九鼎就是那時候找過來的。”望著窗外奔騰不息的長江水,藍澤橋對本報記者坦言,“我就是缺錢嘛!只要有一定的投入資金,我的鱘魚絕對可以做成大產業。”
  億元私募來參股 三年上市做對賭
  最牛養鱘人與外來資本首次親密接觸
  確實如此。以追求高額回報為最高目標,在嗜利的PE們看來,這個位於長江邊上的“魚場”具備了講個好故事的全部條件。
  “投資天峽是因為我們看好鱘魚行業和應該按照正確戰略方向發展的天峽的未來。”在上述提供給楚天金報的回覆函件中,九鼎投資方面毫不掩飾自己當初的期待。
  出於這種美好的願望,2010年的秋天,九鼎投資開始有所行動。當年10月,作為在“千湖之省”的首個水產類項目,九鼎方面負責人馬賢民找到深居鄂西南的藍澤橋,在一番溝通後,九鼎投資旗下的蘇州周原九鼎投資中心(有限合伙)與湖北天峽簽下一份“投資協議”。
  據本報記者掌握的協議,新增投資1億元人民幣,註冊成立宜都天峽,其中,蘇州九鼎出資 7000萬元占股34.3%、“第三方投資者”出資3000萬元占股14.9%,藍澤橋及其湖北天峽占股51%,屬於控股方,“將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在未來三年內,推動宜都天峽在中國境內資本市場公開發行並上市”。同時,藍澤橋在宜都天峽的年度凈利潤方面許下業績承諾,此外,協議中的對賭條款約定,若2014年12月31日之前,宜都天峽未能上市,九鼎將要求藍澤橋和天峽鱘業回購其全部或部分股權,並給予賠償。
  “我真是感激不盡啊!”談及這次合作,藍澤橋對楚天金報記者坦言,由於各方面的原因,自己深知公司長期以來存在管理水平不高等問題,“九鼎可以帶來現金、團隊和現代企業管理制度,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
  反目
  合作兩年現虧損 上市夢碎起紛爭
  “鴛鴦賬本”與“高管出走”成焦點
  遺憾的是,計劃終究趕不上變化。
  雙方共同孕育了三年的合作計劃,在去年10月戛然而止。九鼎投資一紙訴狀,將藍澤橋送上被告席,要求被告方回購股權、賠償分紅及補償1.33億元。
  在楚天金報記者獲得的起訴書中,周原九鼎投資中心表示,宜都天峽在2012年出現虧損,違背了證監會對擬上市企業“最近三個會計年度持續盈利”的要求,將不能實現“2014年12月31日之前上市”的承諾。
  但在藍澤橋看來,宜都天峽因虧損不能上市的主要責任在於,九鼎投資在2012年單方面“撤離高管”。
  按照協議,宜都天峽的總裁、財務總監、董秘和兩名董事均由九鼎方面派駐。“我們大多數員工月工資就2000元左右,他們過來的高管都要求年薪幾十萬元,這些我都答應,因為我需要這些人才。”藍澤橋說,但讓他未想到的是,拿著數十萬年薪的“高管”們在2012年集體離職,“由於項目負責人馬賢明從九鼎離職,導致派駐宜都天峽的管理團隊全部都走了”。
  藍澤橋還說,九鼎投資“撤離高管”之舉,還違反了證監會對於上市的“硬性”規定:“發行人最近3年內主管業務的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沒有發生重大變化,屬於公開發行股票的前提。”這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此,九鼎投資給楚天金報的回覆函件中稱,“不存在撤走合作團隊一說,目前我方任命的高管仍在企業堅守,但藍澤橋一直排斥我方派出的高管。”“來了一個人,不跟公司簽勞動合同、不做對公司發展有利的事,這樣的人,我們能接受嗎?”藍澤橋反駁道。
  而九鼎投資方面卻指出,藍澤橋出具的宜都天峽公司2012年年度財務報表顯示,2012年全年營收為2324萬元,而其掌握的2012年上半年財報則顯示,期內營收為3233萬元,兩者之間相去甚遠,明顯是本“鴛鴦賬”。“總裁、財務總監都是九鼎派駐的,難道宜都天峽能在財務總監眼皮底下做假賬?”對此,藍澤橋直言,“一般公司都會做兩本賬,這個不奇怪。”
  和解無望公堂見 一審判決私募勝
  老藍要請中國最頂級律師助其上訴
  2014年4月18日,經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九鼎投資勝訴,判決結果為:藍澤橋、天峽鱘業等向九鼎方面支付8989.2869萬元,回購其持有的宜都天峽49%股權;5月4日,藍澤橋表示不服,並已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訴。
  “跟鱘魚打了一輩子交道,我這次真的感到累了。”在位於公司三樓過道盡頭的辦公室里,這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一度哽咽。
  問及現狀,藍澤橋對楚天金報直言,在高管集體離職和後續融資不到位的情況下,公司已經是在努力維持正常運行,由於股東之間的糾紛,“許多以前的金融機構都不跟我們合作了,九鼎必須承擔這個責任”。
  據其透露,迫於公司生存需要,2010年到2014年期間,宜都天峽通過直接銀行借貸和民間融資的資金達到2億元,“有段時間,幾乎天天有人上門逼債,真是生不如死、人不如狗。”
  藍澤橋告訴本報記者,其實,早在對簿公堂之前,看到公司按期上市無望,他也曾主動提出回購股份,希望九鼎投資支付給他3000萬或他支付給九鼎投資2000萬,其中一方退出,“但對方根本就不理我,直接提起訴訟”。
  對此,九鼎投資給楚天金報的回覆函件稱,“我們一直在積極主動與藍澤橋溝通解決問題,但對方提出的和解方案與協議約定不符,且無實際執行能力。”“鱘魚生長期至少要8年,前期投入高、回報周期長,但這家公司應該是在逐步進入收穫期。”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認為,如果雙方能協商將公司上市時間延後,“天峽鱘業肯定是個不錯的投資成功案例。”“對於藍澤橋向最高法院提出的上訴,我們將遵循司法程序並配合執行。”在發給楚天金報的回覆函中,九鼎投資北京總部的態度鮮明。
  另一邊,在千里之外的小城宜都,藍澤橋也在靜靜等待北京方面的開庭通知,“當初我們不太懂法律,這次我們請的是中國最頂級的律師事務所。”6月23日,藍澤橋告訴記者稱,“我們對勝訴充滿了信心。”
  對話
  藍澤橋:“不管結局如何,鱘魚產業還是要做下去”
  半輩子都在跟鱘魚打交道,湖北天峽鱘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藍澤橋,對此番上市風波究竟有著怎樣的感想?
  日前,有著“中國鱘魚之父”美譽的他,接受了楚天金報的獨家專訪,講述天峽與九鼎、實業與資本之間的是是非非。
  楚天金報:到目前為止,天峽鱘業的運營情況到底怎麼樣?
  藍澤橋:坦率地說,我們還是比較困難,光是魚飼料這一項,每月就得110萬元來對付,最高峰一天需要4萬元。但是,民間高息借的貸款基本上是還完了,這可以讓我歇口氣。我們現在就是賣魚,一斤鱘魚肉可賣到20多元。2013年,我們的魚籽醬產量是原來的10倍,我們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階段,正進入收穫期。
  楚天金報:回頭來看,天峽鱘業跟九鼎投資之間合作到底失敗在哪裡?是錢的問題嗎?
  藍澤橋:我對資本這一套不懂,也不擅長管理,沒有一個自己的高水平團隊,也沒有像樣的法律顧問。2012年,九鼎派過來的高管相繼離職,公司的正常運營受到影響。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企業上市的前提是主營業務穩定和管理團隊不能出現任何變化。當時,有律師建議我們先起訴九鼎,可拿了別人6000萬元,我總覺得起訴別人不太好。說句心裡話,直到現在,我內心還是非常感謝九鼎,雖然很多承諾都沒有兌現,但畢竟他們給我們投了一些真金白銀。
  楚天金報:未來怎麼打算呢?
  藍澤橋:我大半輩子都在研究如何養好鱘魚,作為董事長,我不從公司拿一分錢工資,很多人問我圖什麼?我覺得養鱘魚比我生命還重要。就是現在,還有很多人來找我談,說願意收購或者投資我們,但是九鼎擁有的股權還沒退出來,別人沒有辦法進來。不管此事結局如何,鱘魚這個產業,還是要做下去。
  楚天金報:你對鱘魚養殖這個產業怎麼看?
  藍澤橋:給你舉個例子吧!2006年,我們開始為迪拜帆船酒店供應魚籽醬,銷售量年年上漲,這說明市場認可我們的產品。2013年,我們的鱘魚養殖量是1500噸、魚籽醬有11噸的規模,實現總產值5000萬元。實際上,我們的鱘魚深加工產品就是從去年下半年才開始。如果做深加工,一條鱘魚可以做到40條魚的產值。比如10斤重的鱘魚,賣肉可以賣到200元左右,但是深加工的話,一張魚皮至少可以賣到300元、魚骨頭每斤400元、龍筋(魚骨髓)每斤可以賣700元,這些都是市場價。
  養了十多年,鱘魚也都已經長大了,開始進入回報期。
  兩度聯繫九鼎投資原項目負責人
  記者未能如願專訪馬賢民
  在專訪過藍澤橋後,記者一直試著與此事的另一方——九鼎投資原項目負責人馬賢民溝通。可本報記者兩度給馬先生髮短信,提出見面或者通過郵件“請教”。但一直到昨日下午,記者對馬賢民的專訪一直未能如願。
  藍澤橋曾提出疑問:“我感謝馬賢民,但就是搞不懂,他為什麼要半路撤走?”這個答案,記者暫時也無從知曉。
  但毫無疑問,被譽為“中小企業的上市工廠”、當前國內風頭最勁的PE明星九鼎投資有著自己的“規矩”。關於這個,其官方網站上就有著明確的闡釋:管理團隊——志存高遠、銳意進取、經驗豐富、執行力強;投資比例——通常投資占股10%-30%,成為企業非控股的主要股東之一;項目管理——不參與具體管理,充分信任現有管理團隊。主要通過董事會參與公司重大決策。
  在提供給記者的函件中,九鼎投資方面也一再強調“契約精神”,“作為投資協議的簽署方,均應嚴格履行協議約定義務。作為企業的股東,均應以不損害公司利益為己任,我們相信具備誠信和契約精神的真正的企業家都認同這一點。”(記者劉曉傑)
  手記
  水能載舟,也能覆舟
  “我就是個養魚的,我真的不懂那麼多。”在數次溝通過程中,這是藍澤橋說得最多、也是最讓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總讓我想到自己認識的那些正在勤扒苦做、對資本市場充滿期待的實業家們。
  撇開天峽鱘業與九鼎投資之間更多的是是非非不談,作為旁觀者,這個發生在長江邊的故事,讓我和許多人再一次深刻理解,什麼叫“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實業是舟,資本是水。
  資本與實業的融合,被認為是中國經濟的發展方向之一。要想做大做強,與資本聯姻幾乎是所有民營企業的唯一選擇。然而,在面對資本描繪的瑰麗美夢時,又有多少實業控制者看清了美好背後的殘酷?
  利用資本不等於玩弄資本,實業家們要成為資本市場的積极參与者,而不是鎂光燈下的木偶,更不要淪落為資本的獵物。
  毫無疑問,要做到這一點,“只會養魚”的藍澤橋顯然還有很多功課要做。
  但另一方面,那些當初主動找上門來的投資客們呢?是否可以陪企業走得更遠一些?畢竟,在這個故事里,等一條小鱘魚長大成“財”,至少需要8年、甚至更長。
  鏈接
  2013年中國私募股權投資運行報告
  北上廣投資活躍 成長型依舊是主流
  地區(部分) 案例數量 融資金額(百萬美元) 平均單筆融資金額(百萬美元)
  北京 74 6901.80 93.27
  廣東 40 2602.86 65.07
  上海 38 4072.88 107.18
  江蘇 20 433.70 21.69
  湖北 19 255.97 13.47
  四川 13 530.25 40.79
  浙江 12 229.15 19.10
  山東 11 1307.50 118.86
  2013年中國私募股權投資地區分佈(部分)
  自2011年來,受國內貨幣緊縮政策等因素影響,尋求民間資本的介入進而走上資本之路,成為許多企業的共同選擇,這波高潮出現在2013年。
  2013年,國內共披露私募股權投資(PE)案例325起,投資總額215.9億美元,同比2012年 (296起案例、投資總額224.01億美元)案例數量上升9.8%,投資規模下降3.6%,單筆投資金額同比下滑12.2%。
  從行業分佈來看,全年PE投資涉及20個行業。其中,製造業最為活躍,占比17%;其次是IT、房地產、醫療健康、能源及礦業、互聯網,電信及增值、農林牧漁、文化傳媒、連鎖經營等均較為活躍。
  從投資規模來看,能源及礦業行業披露投資總額50.17億美元,居各行業之首,文化傳媒行業以33.84億美元投資總額居第二位。
  從地區分佈來看,全年PE投資案例分佈最多的三個地區是北京、廣東(含深圳)和上海。中西部地區方面,湖北、四川、雲南、安徽等地均表現活躍。
  從投資類型來看,成長型(Growth)投資依然是投資的主要類型。
  (以上資料來自CVSource投中數據終端數據)
  (原標題:實業與資本鬧“離婚糾紛”湖北天峽鱘業上市浮沉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vixyxcqwuqcci 的頭像
dvixyxcqwuqcci

Newton Faulkner

dvixyxcqwuqcc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